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姐弟之間

三年前,我剛退伍,從新竹到台中一家食品公司上班。

那時,姐姐嫁到台中也一年多,生了一個男孩,因為她也在上班,小孩都是給住苗栗的婆婆在帶,一切都很普通而平凡。

但就在那年年底,一次元旦返鄉的火車之行,改變了我和我姊往后的這一段日子。

那年的元旦假期,姐姐本來要姊夫開車載我們回新竹的家過節,但就在元旦前一天,姊夫卻臨時有事,要我們自己搭車回去。

沒辦法,車票也沒提前買好,只好和姐姐一起和人擠火車回家了。

12月31日,晚上七點多的火車站人潮洶湧,全都是返鄉的旅客。

隨著人潮過了剪票口,好不容易擠上火車,卻幾乎連轉身的余地都沒有。

車過苗栗后,車廂內更擠了,而就在人潮一下一上之間,我和姐姐兩人面對面的被擠在一起。

起先我還沒什麽感覺,但隨著火車的搖晃,姐姐的胸部摩擦著我的胸腹之間,而我的小弟弟則貼著姐姐的腹部(我比姐姐高了一個頭)。

雖然我們都想移個位子,避開這個尴尬的場面,但車廂里我們都動彈不得,然后,更尴尬的情況發生了。

我的小弟弟在這個時候蘇醒了起來!

說真的,那時我對姐姐是沒有任何邪惡的念頭的,那純粹是生理上的反應。

當然,沒多久,姐姐就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她擡起頭,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就又低下頭去。

而我則是滿頭大汗,越想讓小弟弟低頭,它越是硬挺。

感覺著姐姐柔軟的乳房一會兒輕,一會兒重的碰觸著我的身體,整個坐車的時間,我只記得我的小弟弟一直頂著姐姐,而姐姐的胸部則貼著我。

雖然很尴尬,但是姐姐都沒有說話,有幾次可以變換姿勢的機會,她卻沒有動作。

而就在這磨磨蹭蹭之間,到了新竹。

回家的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我一直在想著,姊姊在想些什麽?

她會不會認為我是個大色狼呢?

她有沒有生氣?

但我卻不敢問她。

元旦假期第一天,爸媽說他們要去拜訪一個老朋友,隔天才要回來。

姐姐則是在外頭混了一天,到晚上才回來。

一回家,姐姐就去洗澡,洗完澡她只穿了一件長度只有剛好蓋到屁股的寬大T恤,就出來在我面前晃。

雖然已經生了一個小孩,但身材仍舊保持得相當好,看得我目瞪口呆。

姊看到我直盯著她看,白了我一眼,說:「不要色眯眯的盯著美女看!」

我吞了一口口水,回她一句:「我只看到一個歐巴桑喔~~」

她把擦頭髮的毛巾丟向我,拿起了吹風機吹起頭髮來。

而就在她的手舉起來的時候,她穿的T恤也被帶了上去,我的眼前為之一亮,一件小小的、白色的小內褲,就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出現,一下子又被蓋住。

我只覺得口水一下子多了好多,小弟弟也迅速的立正站好了。

而姐姐若無其事的在我面前整理頭髮,十多分鍾過去,姐姐梳完她的頭髮,我還盯著她看。

她回頭又白了我一眼:「還沒看完哪!還不趕快去洗澡!」

我被她一念,摸摸鼻子到浴室去洗澡。

一邊洗,我一邊想著:她對我前一天的事沒有在生氣嗎?

聽姐姐的口氣,她是故意讓我看到她的內褲嗎?

她是我姐姐耶,我們這樣算不算亂倫?

亂倫!

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變態,想不到亂倫的想法會讓我興奮起來。

姐姐到底在想些什麽?

她會同意我們…

想著想著,胡亂洗完了澡,決定要去證實一下。

洗完澡,我只套了一件短褲,上身打著赤膊,打算到姐姐面前晃晃,看她有什麽反應。

到了客廳,她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還是穿著那件T恤,沒有換衣服,不過胸前抱了個抱枕,沒什麽可以欣賞的。

看她拿著遙控器胡亂選著頻道,我打算主動出擊。

「沒有好看的啊!看鎖碼頻道好了!」

「家里又沒有解碼器!」

姊說。

「誰說的,當然是有需要的時候才拿出來用啊!不然的話,不小心被老爸老媽看到的話,那多尴尬…你看不看嘛!」

「有就看哪!反正今天爸媽不會回來。」

我三步並做兩步跑到房間里,拿出解碼棒裝到電視上。

轉到鎖碼台,A片的女主角正在叫得震天嘎響,我瞄向姐姐那邊,她倒是先說話了。

「你沒事的時候常看這個嗎?」

「偶爾啦,也沒有常常看。第四台的都馬賽克起來了,沒什麽精采的!」

我說。

「什麽!這樣子還算沒什麽精采的啊?」

她指著電視里,正在用著誇張的姿勢交媾的男女。

「要就看無碼的A片!」

我挑釁著。

「你呢?你會排斥A片嗎?」

「還好吧!有看過幾次。不過覺得這些片子里的女生叫得好誇張…」

「難道你都沒叫過嗎?」

我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才不會這樣子叫…」

姊仍舊是若無其事的表情,盯著電視。

我有點迷惑了,姐姐是認為談「性」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可以這樣跟我討論嗎?

「你常看這個,看多了會不會沒有感覺?」

這次換姐姐發問了。

「感覺?…你是指…」

我裝傻。

「…生理上的反應啦…」

「當然有啦!感覺太豐富的時候還要DIY解決一下ㄌㄟ!」

「你是說自慰嗎?」

「自慰、手淫、打手槍,看你怎麽說…」

「那你今天感覺如何?」

好像變成姐姐在試探我了。

「想干嘛也要待會回房間再說啰…」

「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在旁邊做…我會當作沒看見的!」

聽到這句話,證實了姊並不是單純只想和我討論「性」這回事。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那有什麽關系,我是你姐啊。」

你敢看,我就敢做!

我想。

于是我站了起來,在姐姐的注視下,脫下了短褲,連著內褲也一起脫掉,一屁股坐在姐姐旁邊。

繼續閱讀
下一篇: 一個女大學生的遭遇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