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與房東

張生財是個木匠,今年年初剛結了婚,和他的新婚妻子買了這一棟房子,由於房子大,加上靠近學校,所以就讓我租了一個房間,住了進來。生財是個粗魯的男子,滿臉土氣,他的太太,卻生得花容玉貌,眉如山,眼如水,真是「癡漢偏騎駿馬,美嬌娘伴老頭 」 。

生財每天早上八時左右出門,通常到晚上九時左右才回來。白天只有他的新夫人一個兒,我有時碰見常叫她張嫂嫂,她都叫我錫堅弟。

由於上次看了他們夫妻玩了一次之後,我常翹課回去,那房東的臥房我平時不常去,現在有事無事每天必光臨幾次。白天常常藉機與張嫂嫂談談笑笑,無非藉機親近,到了晚上,又跑去看他們演好戲。

已是九月季節,但還是充滿了熱浪的氣息。這天傍晚我在房內悶的發慌,於是走到花園裡,信步的走,不知不覺又走到生財的臥室旁邊。

只聽見一陣嘩嘩啦啦的划水聲,傳自她的臥房中,「哈秋 」 我無意的打了一個噴嚏。

   「我在這洗澡,外面是那一個,不要進來。 」 生財的妻子說著。

   「是我啦! 美香嫂! 」 我在想他那一句話,分明是暗示我此處沒有其他人,你可以進來。但理智告訴我不可衝動,我只好偷偷站在窗口,眼睛向裡邊看,以飽眼福。

   「錫堅! 你一個人在外面嗎? 」美香笑著問。

   「是的 只有我一人。 」

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裡,這時掉轉身來,把兩顆大奶,一口陰戶,正對著窗戶,那媚眼似有意無意的朝我笑笑,忽然她將身子倒下兩腳張開顯露正面,使那陰戶、陰毛顯露無遺,忽然又用手去捧住陰戶,自己看了一會兒,用手指捻扣起來,又微微的嘆了口氣,好似奇癢難耐。

血氣方剛的我可不是柳下惠,見了這個光景,自然慾火上昇,不可遏止,並且知道美香這個少婦風騷到了極點,淫到極點,要是不進去赴會,反而會被她笑我不領情,於是我將學位、身份、理智拋到一旁,不顧一切破門而入。原來門是虛掩的,並未上鎖。

   「你來做什麼? 」她見我闖了進來,原是意料所及之事,神情並不驚惶,反而故意裝出奇怪的詢問。

   「張嫂嫂,美香姐,我....我本有意親近妳,只是沒有機會,訴我的衷情,今天偶然走過,見到妳那雪白的嬌軀,實在熬不住,所以衝了進來只求張嫂嫂原諒我......只一......一次就好......」我很惶恐也很幼稚的懇求她。

   「你要什麼..... 」她故意不知的說。

   「我要...... 」 平日的口才,在此時真是不知跑到那裡去。

   「這個.....嗯..... 」 美香頭一低。

我一看此種情景,馬上將一服脫下,跳進浴池中,迫不及待的,手指已伸到陰戶裡去扣了。

由於那個浴池是雙人用的,正好適用於夫妻,我將美香的大腿略抬,她用手扶著我的陽具順利插了進去。

   「哇! 你的好大! 」 美香笑著。

   「大才好! 」 我不知從那裡來的勇氣竟說出這種話。

   「美香! 舒服嗎? 」我問著。

   「我覺得底下那個空虛的陰戶,已被你的雞巴塞的滿滿的,正結結實實地頂住子宮,錫堅,你動動好嗎? 」

   「當然要動! 」

於是我一手摟著她的臀部,一手抱著頸子,猛力抽插,水面浮起陣陣的小漩渦。

突然! 我不小心把那雞巴抽了出來,美香不慌不忙的用手握住我的雞巴,送入她的穴中去。

女人! 就是女人,起先要男人追她,但是到了這個時後,她便要祈求男人的恩賜。

雞巴在水中實在很難全根到底,雖然已送進陰戶中,但沒到底,美香這時真是奇癢難耐,於是她奮力的挺屁股,扭腰擺身,好不容易才觸到了底,此刻的美香真是如魚得水,那般的興奮。

可是,由於在水中的緣故,不一會兒,我的雞巴又滑了開去,她急著大叫道: 「啊! 用力......千萬不能離開....離開我....我....很....需要..對......錫堅......用力...... 」美香淫樂的浪叫著。

我也奮不顧身的努力工作,抽抽送送,浴池裡的水,隨著我倆的震動而波動。

繼續閱讀
下一篇: 一夜情原來那麼美麗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