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我的週末獵艷經歷

作者:關中土匪

週六,送住在關外的網友雪返家。雪是我一直喜歡的一個漂亮女孩,但我們之間只是純粹的友誼。不是我不想發展,原因很多,有機會或許會專門為她寫篇文章。

因這裡不是談她,一筆帶過。

好不容易等到返回市內的的士,已經晚上十點多鐘。雪的不冷不熱讓我心裡一直裝著一團火,於是與的士大佬搭訕起來:「老兄,哪裡可以找到小姐?給咱介紹一下。」

(如果現在看這帖子的兄弟有想找小姐尋歡卻又不知如何去找的,問的士司機一定沒錯。無論哪個城市,的士司機可都是最熟悉情況的。但其中還有頗多注意事項,下文將要提到。)

「要打炮?簡單。×星路髮廊裡都是小姐,×湖桑拿中心也不錯。你想去哪裡?」的士大佬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興致勃勃地介紹。

「不知價錢如何,你給推薦推薦?」

「如果要花錢少,你就去×湖桑拿中心,一個鍾不到兩百,全套搞定;如果你想過夜,就去×星路,找個小姐去酒店開房,小姐一百五,媽咪五十,加上酒店房錢,四百元可以搞定。」

各位,如果是你,你選哪個?當然是便宜的了。

「那就去×湖吧。」

為了感謝司機大佬熱情推薦,我主動加了十元錢車資,滿腦子幻想著即將發生的香艷經歷,卻不知不覺中已經墮入司機圈套。

不到半個鐘頭,抵達×湖桑拿中心,一先生迎上前來招呼。

司機隔著車窗問道:「有小姐嗎?」

「有,要什麼樣的?」

「漂亮的。」

耳聽這一問一答,我心中暗自歡喜:看來是找對地方了。再看這桑拿中心規模不小,金壁輝煌,料想服務應該不差。於是在好幾個門迎小姐的一片「歡迎」聲中昂首闊步邁入大門。

匆匆沖涼之後,便進入房間。不一會兒進來一位身著紅衣的按摩小姐,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雖然年齡稍大,但看起來還算順眼。我在床上躺定之後第一句話就是:「小姐可不可以做的?」

「先生,我們這裡是正規桑拿,不做的,但是可以推油。」

「推油?怎麼個推法?」

「推那裡嘍,就是打飛機。」小姐倒也坦白。

我心中頗為失望,隱隱覺得上了那司機的當。但既來之則安之,推就推吧。

「推油要加錢嗎?」

「不用,已經計到鍾費裡邊了。」

我一聽,不錯啊,挺公道。於是安下心來,讓小姐先按背,隨口和她聊了起來。小姐自稱是黑龍江人,做這行不久。一聽是北方人,倒有點高興,明知道小姐藉著聊天偷懶,也不在意。

不多久電話鈴響,小姐說一個鍾已到,問要不要加鐘,此時我背部還未按完,前面動都未動,加就加吧。心想這小姐偷懶也太厲害點了,於是催她快些。

小姐草草按摩結束,我知道要推油了。

小姐先褪去我的寬鬆短褲,我有些緊張,因門窗玻璃都是透明的,被人看到恐怕有些不妥。小姐安慰我說無妨,我也就順其自然了。

小姐爬上床來,往掌心塗抹上按摩油,然後抹在我弟弟上。此時小弟弟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兒,因為我心裡的確對打飛機沒多大興趣,仍舊和小姐說著話。

「小姐天天做這個,一定見過許多這玩意兒,不知有什麼不同?」我笑著問。

「當然有不同了,有大有小有長有短。」

「那麼你覺得我這個如何?」

「嗯,不算大,我做過一個老外,大得嚇死人!--但很靚。」

我啞然失笑。也是實話,我的話兒勃起時雖然不算小,但正常狀態下的確不算大,這點我倒也有些自知之明,卻也沒感到自卑。至於她誇我靚,恐怕也是安慰之言。

就這麼閒扯著,漸漸地有了些感覺,弟弟抬起了頭,卻還不怎麼精神。因為有油的潤滑,儘管滑溜,但刺激度也有所降低,加上說話分心,感覺並不怎麼強烈。

小姐繼續不緊不慢為我套弄,我也不緊不慢說著話,並沒有刻意控制自己,但就是沒有要射的感覺。如此約二十分鐘過去,其間弟弟起來下去多次,一直不能達到頂點。

我心中對這推油打飛機已經頗感失望,誰料到此時電話鈴聲又響,小姐用浴巾擦了擦手說道:「你太厲害了,這麼久都不出。要不要再加鐘?」

我心中暗暗著惱:兩個鍾幾乎沒做什麼,就想著要我加鐘!我現在可還不上不下著呢!

小姐看我沒有加鐘的意思,胡亂為我擦了擦,拿過單子讓我簽小費。

繼續閱讀
下一篇: 我的淫蕩女友教師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