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姐姐變女王

「趕緊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你姐姐一會就要回來了,你記得去接她啊!」

「嗯......!知道了.........」

迷迷糊糊答應了一句後伴随着一聲關門聲,我偷偷地瞄了一眼确定了我媽确實是離開了,心裏頓時松了口氣。猛的掀開被子,堅挺的小弟弟上傳來了一陣尿漲和壓迫感,低頭看了一眼,此時我那堅挺的小弟弟正被一隻白色的棉襪包裹着,而棉襪口正死死的勒着我脹大的小弟弟根部。

略有些不舍的将棉襪從我小弟弟上褪了下來,拿起手機看了看,頓時小弟弟都吓軟了,手機顯示有六個未接電話,顫顫巍巍的撥通了電話,一聲熟悉的聲音立馬從電話那頭傳來:「李明凱!你姐我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回家了!我要看見你恭恭敬敬地來接我,要不然,你不接我電話的帳一起算!」

匆匆忙忙的洗漱完畢,将那隻剛剛還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襪放回了抽屜裏面,一雙雙各式的棉襪絲襪安安靜靜的躺在裏面,這些襪子都是我姐姐臨上大學的時候讓我幫忙扔了的,可對于戀足的我來說怎麽舍得扔掉這些寶貝!

車站外,一位身材修長的美女孑然站立于川流的人群裏,烏黑的秀發之下秀眉微皺,那張精緻的小臉顯現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雖然已經臨近春節,不過她那修長而筆直的美腿上依舊隻穿了一雙黑色絲襪,玉足踩在一雙幸運的黑色平底短靴裏,不安分的扭動着。

「姐......我來接您老人家了......」

「我很老嗎?還有,你遲到了兩分鍾,你居然讓你姐我等了你兩分鍾!」

接過姐姐的行李,一路上聽着她的各種埋怨,眼神卻時不時的瞟向她那誘人的美腿和性感的靴子,小弟弟不覺又漸漸地膨脹了起來,還好,一直到回到家裏,姐姐都沒有發覺我的異樣。

「這一路累啊!你姐我去洗澡去了,你可不要偷看啊!」姐姐一邊将包裹着自己美腿的黑絲襪脫下來,一邊挪揄般的用肩膀碰了碰我然後就進入了浴室。

等到姐姐妖娆的背影消失在我眼裏,浴室裏傳來潺潺的流水聲,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徑直對着姐姐剛剛換下的靴子跪了下去,伸手将靴子裏的絲襪掏了出來,拿到鼻子邊聞了聞,頓時,一股帶着姐姐玉足味道在靴子裏發酵而成的味道就彌漫在我的鼻息間,而絲襪之上還殘存着姐姐的體溫!- 此時我的腦子已經近乎一片空白了,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俯身将腦袋挪到了姐姐的靴口,貪婪的享受着姐姐靴子裏那誘人的氣味,而我的另外一隻手已經将我那堅挺的小弟弟掏了出來,用還帶着姐姐體溫的絲襪緊緊地握着我的小弟弟,快速的摩擦着!

「你在幹什麽?」就在我沉浸在這強烈的快感中時,一聲怒斥突然從背後傳來!

「李明凱!你在幹什麽!」

等到姐姐那雙潔白的美腿走近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擡頭看着姐姐那因爲憤怒而浮現出絲絲紅暈的俏臉一時居然不知道說什麽好了,隻是連忙把手裏的絲襪丢到一邊,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可我那堅挺的小弟弟卻正對着姐姐!

姐姐瞥了一眼我那正對着她的小弟弟,嘴角突然勾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伸出白皙的玉手猛的将我的小弟弟握在手裏!頓時,一股酥麻感襲遍我全身!

「姐......我......」

「你,你什麽啊!我可是什麽都看見了!」說着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指又加大了一絲力道,姐姐的手很涼,握着我火熱的小弟弟那強烈的刺激幾乎快讓我的精華噴湧而出!

「怎麽樣?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爽啊!你的小弟弟在我的手裏好熱啊,是不是很想噴出來啊?」姐姐的手指死死地掐着我的尿道,其餘的幾根如蔥般的玉指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不斷的刺激着我!

「姐,我忍不住了,姐姐......好難受啊......!」此時我的小弟弟就像是快要被漲爆了一樣,我隻能下意識的彎腰減輕那種讓我欲罷不能的感覺。

姐姐的玉手握着我的小弟弟用力朝她身邊一拉,我慘叫一聲後踉踉跄跄的朝着姐姐挪了兩步,因爲彎着腰,我的腦袋剛剛好貼近了姐姐那豐滿堅挺的胸部!

「姐,饒了我吧,是我不對,姐姐......我是你弟弟!姐......!」劇烈的疼痛感讓我下意識的雙手攬着姐姐纖細的腰肢,擡頭可憐巴巴的看着姐姐,隻希望她能夠饒了我。

「你如果不是我弟弟的話,你的小弟弟早就被我捏爛了!

話音剛落,姐姐握着我小弟弟的手就松開了,小弟弟沒有了束縛,我連忙一臉讨好的望着姐姐,可卻看見姐姐薄薄的嘴唇勾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然後伴随而來的是一聲悶響!姐姐堅硬的膝蓋直接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一陣蛋碎的感覺襲遍全身,我隻覺得腦袋一片空白,雙手扶着姐姐就跪在了她腳邊。

「你喜歡姐姐的絲襪和鞋子是嗎?那我就滿足你吧!」姐姐一腳将我踢開,走回了自己的房間裏,我雙手捂着小弟弟躺在地上等待着姐姐的到來,幾分鍾後,一雙被半透明黑絲襪包裹着的玉足出現了。

我艱難的雙手撐地想站起來,可姐姐那誘人的玉足直接一腳對着我的腦袋就跺了下來!背黑絲襪包裹着的玉足死死地将我踩在腳下,絲襪的柔滑伴随着姐姐玉足的不斷扭動羞辱着我,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發了出來!!

「姐.........」我的鼻息間滿滿的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被自己姐姐踩在腳下的感覺很奇妙,一直以來我和姐姐的關系就很好,我也夢想過有一天被姐姐像這樣踩在腳下的樣子。

「用你的小弟弟來摩擦我的腳,它是有熱量的,我喜歡這感覺,我喜歡把代表着男人尊嚴的小弟弟踩在我腳下,看着那些醜陋而卑賤的東西在我腳下蠕動」。此時我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擎天了,姐姐将她那被黑絲襪包裹着的美腳踩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堅挺的小弟弟被姐姐的玉足一點一點踩彎,那種屈辱感更加刺激了我内心的奴性,我擡頭看了姐姐一眼,隻能看見姐姐那副波瀾不驚的絕美臉龐。

猛的,姐姐踮起玉足,用前腳掌死死地碾踩着我的小弟弟,靈活的腳趾用力的夾着我小弟弟和子孫袋交接的地方!冷冷的開口說道:「我叫你用你那卑賤的小弟弟爲我的腳底按摩!不是我用腳來服侍你的小弟弟!信不信我踢爛你的蛋蛋!」

此時我的心情的崩潰的,腦子裏不停的回想起看過的那些女王片,努力的用小弟弟的前端緊緊地用力去頂姐姐那被絲襪包裹着的小腳,還時不時的變化着姿勢,用小弟弟橫着摩擦姐姐腳弓的一端,姐姐的絲襪腳是那樣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強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絲襪接觸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堅硬的小弟弟去頂姐姐的腳底。

「對,就是這樣,就是這個感覺,繼續呀!」姐姐的腳底感覺到了我小弟弟的顫抖,那種微微顫抖的感覺刺激着她的腳底,使她感覺很舒爽。

姐姐的玉足也沒有停止動作,她另外一隻玉足踩在了我低垂的子孫袋上,靈活的腳趾隔着絲襪不停的挑逗着我的子孫袋,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努力的堅持着用小弟弟的前端慢慢的地用力去摩擦姐姐那被絲襪包裹着的小腳。

「以後你的小弟弟就當我腳底的按摩棒好不好?」姐姐很是認真的看着我說道,玉足也繼續用力朝下按壓,我小弟弟條件反射般的顫抖也越發的厲害了。

我『嗯!嗯!嗯!』的呻吟着,小弟弟上的感覺太誘人了,他不僅是被動的被姐姐的玉足踩踏着,反而表現得很有侵略性的時不時的扭動身體移動小弟弟變化着姿勢,用小弟弟橫着摩擦姐姐腳弓的一端。

姐姐的絲襪腳是那樣的柔滑,仿佛要将我的小弟弟吞噬掉一般。我強忍住小弟弟和姐姐那柔滑的絲襪接觸的緻命快感,努力的用堅硬的小弟弟去頂姐姐的腳底,爲她的玉足按摩着。

「看你的小弟弟像不像被我踩在腳下的泥鳅!小心我把它踩爛了。」姐姐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将自己的玉足踩在了我那堅挺的小弟弟上,慢慢的摩擦着,慢慢的朝我的肚子上踩去,絕美的玉足左右碾動着,緩緩的把我的小弟弟反踩到我的肚子上。

姐姐的玉足殘忍的壓在我小弟弟的尿道上,腳趾還一點一點的慢慢按壓,不停的将我體内的欲望激發了出來,我的精華在姐姐的玉足下急劇的聚集着,這種類似于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是最難受的,我覺得自己小弟弟裏有一大股熱流即将要噴湧而出了!

終于在我一種舒爽的呻吟聲中,姐姐的腳掌将他的小弟弟完全踩到了肚子上,小弟弟上那股火熱的感覺一貼到他的肚子立馬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被姐姐踩得根部發痛,那感覺卻又不完全是痛,還帶着一陣陣的舒爽。

「好了,前戲完成了,現在該好好的來玩玩你的小弟弟了!」話音剛落,姐姐以那死死地踩在我小弟弟上玉足爲支點,用力的扭動腳踝在我小弟弟上轉了個圈,我的小弟弟再也忍受不了了,隻聽見『吱』的一聲,一大股濃濃的精華在姐姐的腳底噴了出來。

乳白色的滾燙精華噴到姐姐的腳底到處都是,姐姐厭惡的皺了皺眉,略帶些嘲諷的說道:「叫我一聲主人,我就把你小弟弟裏的精華榨幹,要不然,.........」

「主人......!」沒等姐姐說完,我就叫了出來。

姐姐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翹起自己的美腳,用腳跟緊緊地貼着我的小弟弟根部,圓潤的腳跟用力往下一踩,碾動着我的尿道,然後前腳掌用力一踩,把他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絲襪那完美的觸感再加上姐姐那帶着剛剛從我小弟弟裏噴出精華的絕美小腳直接和他的小弟弟接觸。

然後姐姐坐在我的兩腿中間,雙手壓住我的腳腕,兩隻玉足便齊齊的的踩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嘴角帶着詭異的微笑,一隻玉足将我的小弟弟踩在腳下,腳趾夾着我的尿道前端,圓潤的腳跟剛剛好踩在我小弟弟和子孫袋交接的地方,另外一隻玉足死死地将我子孫袋踩在腳下,兩隻玉足同時用力快速的摩擦着我的下體!

「弟弟啊!姐姐這次放假回來就有得玩了!以前怎麽沒發覺你有這種愛好!你姐姐我以前在學校裏可是踢爆了很多男人的蛋蛋的!沒想到我弟弟也是這樣!

「主人......」

沒等我繼續說下去,姐姐的夾着我尿道口的腳趾突然用力,踩在我子孫袋上的玉足擡起,然後猛地一腳跺下!

「啊......!!!」我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蛋蛋被姐姐踩扁了,伴随而來的還有我尿道裏噴湧而出的一股股精華!乳白色的精華直接噴到了姐姐的黑絲襪上,姐姐沒有多說什麽,隻是那高高擡起的玉足對着我的子孫袋更加殘忍的跺了下來!

「給你十分鍾的時間,把我的鞋子舔幹淨!現在開始!」

翹着二郎腿慵懶的半躺在沙發上的姐姐将自己踩在高跟鞋裏的玉足伸到了我的嘴邊,沒有也不敢有絲毫的猶豫,我伸長舌頭湊了上去,按照以前自己在那些女王片裏學到的動作努力舔舐着姐姐那本就一塵不染的潔白高跟鞋。

自從那天被姐姐的玉足揉虐了之後,我就徹底淪爲了姐姐腳下的奴隸,這些天以來,姐姐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将我内心的奴性完全激發出來。

舌頭順着姐姐的高跟鞋邊緣的鞋面一直舔到了腳跟部分,舌頭已經麻木,鼻息間卻全都是姐姐玉足的味道,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去看高跟鞋之上那被性感誘人的被粉色絲襪包裹起來的修長美腿,可小弟弟還是忍不住的快速膨脹了起來。

「果然啊!男人都是一個樣啊,怎麽樣?姐姐的鞋子味道如何啊?」

沒給我說話的機會,姐姐的高跟鞋前端已經挪到了我的嘴唇邊,玉足緩緩地上下扭動着,那潔白的高跟鞋搭配着誘人的粉色絲襪更像是在誘惑我匍匐在她腳下。姐姐烏黑的劉海之下是那沒有絲毫感情的俏臉,粉嫩的嘴唇若有若無間帶着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開口說道:「用嘴把我的鞋子脫下來,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姐姐會好好的調教你的。」

話音剛落,我連忙張嘴咬住了姐姐高跟鞋的鞋跟,用力往下一帶,一隻被粉色絲襪包裹着的玲珑玉足就呈現在我眼前。姐姐将腳挪到了我的眼睛邊,靈活的腳趾透過絲襪輕撫着我的雙眼,玉足裏那混合着少女的香汗和高跟鞋的味道更是讓我欲罷不能。

「小弟弟已經受不了嗎?這才剛開始啊!姐姐的手段還多着呢!」說話間姐姐另外一隻還喘着高跟鞋的玉足已經伸到了我的胯下,玉足死死地抵住了我那已經到達了極限的小弟弟。然後繼續開口命令道:「既然你小弟弟這麽不安分,那就把它弄出來吧,反正姐姐我最喜歡玩弄奴隸的小弟弟了!」

聽見姐姐這樣說,早就欲火焚身的我連忙脫下了褲子,沒有了束縛的小弟弟頓時直直地對着姐姐。看見我那泛紅膨脹到極限的小弟弟,姐姐用那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輕輕地踢了兩腳,小弟弟也輕微的上下晃動了兩下,仿佛在像姐姐緻敬一樣。

「那天姐姐對不起你,我不該那樣揉虐你的小弟弟的。」姐姐的語氣突然變得很溫柔,可一種不祥的預感卻浮現在我的腦海裏!可沒容我多想,姐姐那被粉色絲襪包裹着的誘人玉足就挪到了我的小弟弟邊,頑皮的腳趾直接将我敏感的小弟弟前端死死地夾住了!然後姐姐緩緩地扭動腳踝,搖晃着我堅挺的小弟弟!

「姐......」下意識的,我雙手捧着姐姐的玉足,想要阻止她的下一步動作,可心裏又很渴望姐姐接下來會做些什麽。

繼續閱讀
下一篇: 與林佩瑤的一夜情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