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SM女王之女王俱樂部

我跟隨我現在的主人已經一年了。我的主人比我大19歲,是個美麗的女人。年輕的時候,她是當地紅極一時的妓女。現在在一家性虐待俱樂部裡做女王。

有一天,她突然感到生活很空虛,想要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奴隸。於是,托熟人介紹,她找到了我。一見到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雖然,論年紀,她都可以做我媽媽。但感情是沒有年齡界限的。當即我就決定要做她的奴隸。

半個月後,我辭去原來的工作,來到她家,做起了專職奴隸。主人家裡的地下室是一個小型的行刑室,各種刑具應有盡有,作為訓練我的地方。平時主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洗衣、做飯、打掃。主人在家的時候,我就是她的性奴隸。我喜歡她像玩具一樣玩弄我、像狗一樣淩辱我,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我。我平時一日三餐便是主人的屎尿。一日三餐以外,主人在家的時候,我還兼做她的廁所。主人想要方便,便直接拉在我嘴裡。如果主人半夜有需要,就拉在我的食盆(主人稱之為狗盆)裡,作為我第二天的早餐。有時她在外方便完之後,還會把黃金聖水用袋子裝著帶回來給我吃,她時時刻刻都記著我,我真為有這樣一個主人而驕傲。當然,如果我做了什麼錯事讓主人生氣,主人就會狠狠地懲罰我,還會讓我好幾天餓肚子。如果我讓主人高興,我就會得到額外的獎賞——主人吃剩下的東西。無論什麼,哪怕是從主人嘴角漏掉的一滴水,我也會心滿意足的。

我真的好喜歡我的主人。

星期六,主人告訴我今晚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這是我這近一年來第一次踏出主人的房子。

車開了近一個鐘頭,我們到了郊區。主人把車停在一個破舊的停車場。又帶著我走了十多分鐘,來到一家普通的民房。房前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雜貨鋪,看鋪子的是一個胖女人。主人上前和那女人談了幾句,接著給她看了一張什麼卡片。那女人把我上下打量了一偏。

「是公共奴隸還是私人奴隸?」女人問。

「私人奴隸。」主人回答道。

「跟我來吧。」女人帶我們到房內的一間屋裡,讓我把衣服脫光,給我戴上脖鏈和鐐銬,又用一個印章在我手臂上打了個記號。

主人牽著我穿過黑暗的過道,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找到了一扇鎖著的大鐵門。那女人打開了鎖,讓我們進去。門後是一條樓梯,順著梯子我們到了地下室。

那裡是個寬敞的大廳,燈光低暗。這是一個性愛俱樂部,我做奴隸前也曾參加過類似的俱樂部。俱樂部裡放著淫糜的音樂,懸掛著的大電視裡放著色情電影。天花板上掛著很多大鐵籠,裡邊鎖著一些赤身裸體的男人。幾個男人在台上表演著,身體全裸,身上拴著鏈條,隨著音樂跳舞唱歌,扭動粗大的腰肢,取悅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著皮鞭等各種器具,可隨時鞭打台上的男人,還有那種套馬的套子,想要哪個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牽下台來,帶進旁邊的房間裡任意享用,或直接就讓他在大廳裡服侍。

這裡經常可以看見一些女人牽著各自的男奴,或鞭打他們,或讓他們舔自己的身體,或對他們做各種猥褻的動作。

不遠處陳列著幾排架子,上邊排放著各式各樣的刑具,一個女人在旁邊演示這些刑具的使用方法,在她腳下趴著五六個奴隸,作為她的演示對象。任何女主人只要有興趣便可以拿這些刑具來對付自己的奴隸。

主人不喜歡我被別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讓我離太遠,把我牽在身邊。

刑架對面還有一排架子,下邊鎖著十多個奴隸,這些都是公共奴隸。來這裡的女主人絕大多數都帶著自己的私人奴隸。但也有一些女人沒有私人奴隸,她們只要到吧檯做一下登記,便可以任意挑選公共奴隸來享用。如果沒玩夠,只要交納一定的手續費和租金便可將他們租回家。至於我們這些私人奴隸,只要主人喜歡,也可以把我們暫時抵押為公共奴隸,用來交換其他奴隸。

在這裡,雖然我們奴隸的地位是最低賤的。但是作為私人奴隸,至少還可以得到主人的保護,而公共奴隸則完全被任何人任意玩弄。我看到六個女主人圍著一個很年輕的奴隸,用盡各種手段折磨他。這個奴隸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卻還要受到非人的虐待。這便是我們做奴隸的命運。但也只有我們奴隸才可以真正體會到被主人虐待是的快感與享受。

還有一個女主人,斜坐在一張由奴隸蜷身綁紮做成的椅子上。有一個奴隸正給她舔腳,另一個奴隸給她舔穴。在她旁邊還趴著一個奴隸,她正用手中的皮鞭狠抽那奴隸的後背。

看到這些情形我早就興奮起來,陰莖急劇膨脹,渴望主人能用她最拿手的手段來虐待我。看著其他奴隸在吃他們主人的大小便,我早已飢渴難耐。

主人帶我到處參觀,突然有人叫主人的名字。原來是主人的一個朋友,她原來和主人一樣也是個紅妓女,後來不做了,在一家夜總會做媽媽。她經常會帶自己的奴隸到主人家和主人一起玩,因此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二主人。此時她正坐在一條『奴隸椅』上姿態幽雅地喝著啤酒。而她前面的那張桌子比較有趣,玻璃桌面下是兩個光著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著,綁在桌面下,四條腿就是四個桌腳。我的女主人走過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過一張『奴隸椅』,兩人聊了起來。

主人也沒讓我閒著,叫我給她舔腳。

「我可以用一下你的廁所嗎?」一個女人走過來問主人。

「可以,請便。」主人微笑了一下,答應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女人以一把抓住我的臉,把我的嘴對準她的陰部。一股滾燙的尿液破洞而出,直直地噴進我嘴裡。她的尿液雖然沒有主人的那麼香醇,但是已經讓我感到享受了。那女人排泄完之後,呼了一口氣,滿意地把陰部在我臉上擦了擦。

「你的奴隸不錯啊,養了很久了吧?」女人排完,也拉了條『奴隸椅』坐在一邊和主人聊天。

「哪裡!哪裡!養了還不到一年,賤得很,這次帶它出來玩一玩!」

過了一會兒那女人提出交換奴隸,女主人也來了興趣,雖然那女人也很迷人、高貴,可我卻只喜歡跟主人在一起。

繼續閱讀
下一篇: 一夫二妻制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