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妻子在別人身上的呻吟

夫妻之間,不管丈夫有多帥,妻子有多美,性生活有多和諧,時間久了,總會倦的,總會慢慢的缺乏了以往的激情!無法否認,我和妻子之間也一樣!結婚幾年後,特別是有了小孩,我們之間的性生活便漸漸少了起來,就算是有,也像是彼此敷衍似的,沒有多少前戲,勃起,插入,射精,然後自顧自的睡覺。

妻子其實蠻漂亮的,身材也很好,可是已經慢慢的失去了對我的誘惑力!最近兩年,每次和妻子做愛,我都會在自己腦海幻想著正在操著別的女人,或是性感的同事,或是風騷的熟婦,甚至是豐滿的友妻,只有這樣的幻想,才會讓我的勃起會更加的持久一點,但是漸漸的,這樣的幻想也失去了作用,直到腦海裏猛地出現一個情景:妻子被別的男人在幹,這樣的場景居然刺激的我興奮不已,下體勃起的硬度和堅持的時間也比遺忘好上太多太多。

其實不必否認,相信很多的男人都曾有過這樣的想法,暗裏不停的幻想著妻子被別的男人強暴,交配,內射,以達到自己的性興奮,可明裏又覺得這種想法的陰暗和齷齪,可事實上,這樣的男人並不少,甚至有的人已經這樣在做。

有了這種想法,好幾次我在和妻子做愛的時候,在她興奮起來時就不停的問:「想不想跟別的男人做愛啊?有沒有被別的男人操過?」之類的問題,起先妻子總是白我一眼,還罵我「神經病」,問的多了,妻子便生氣起來,問我為什麼會問這麼變態的問題,我便裝作很偉大的樣子來回答:「我覺得我們的性愛已經很平淡了,如果你在別人身上得到更大的性愛高潮,我是心甘情願的,只要你快樂,我也就快樂!」

妻子主動的回應著我,很認真的回答我:「我從來沒想過被別人幹,我這輩子就只被你幹!你讓我已經很滿足了!」

聽到回答,感覺到妻子的真情,心裏也便有些感動!可是事後再回味一下,就覺得不以為然,因為妻子在性上面總是缺乏主動,往往是我想了,才會給我,更有時候是要上幾次,才勉勉強強的敷衍我一下,而且也很少達到過高潮,不像年輕的時候,每一次都能來幾次高潮,很興奮的時候又喊「救命」又喊「我被你幹死了」之類的言語,這才是真正的高潮,喊出的話語也是情不自禁的!

那時候便不免想,一個女人對自己的丈夫沒有性要求,有也是如此敷衍,那麼這個女人要?就是性冷淡,要?就是外面已經有了別的男人,對自己的老公已經沒多大性趣了!想到這裏,一般的男人肯定會覺得自己的憋屈,為自己可能戴上了綠帽子而憤怒不已,但是坦白講,我卻沒覺得有多少難受,畢竟,我在外面也有著女人,結婚前有,結了婚也有,並且到現在也保持著一兩個的炮友,我並不像別的男人一樣,自己可以有無數炮友情人,妻子卻必須得忠誠於自己,如果知道妻子外面有男人,並且在他身上得到了我沒有給她的快感和高潮,我是不會介意的,我甚至希望她能通過這個來調節和我的性生活上的和諧。

可是偏偏沒法問出點什麼來或者看出點什麼來,想想也好笑,我在外面有炮友,難道妻子問一下我就告訴她了?不過接下去的每次性生活我都會問這麼些問題,有一次妻子忽然回答說有,已經被別人幹過,而且幹的很爽,還想和他做愛,聽到她這樣的回答,我半硬不軟的老二迅速雄起,那次把妻子也插的出現了少有的高潮,事後我又問,妻子回答我說是因為看了我檔夾裏留存的那些換妻,淫妻小說,所以這次就這麼回答了我,沒想到我真的被刺激到很興奮,她悠悠歎道:「難道你們男人都這麼變態啊?把自己老婆送給別人玩,真能讓你們這麼興奮?」

我只能回答說,這也是性愛上的一個調節方式,妻子又告訴我說:「我不會的,我只有你一個男人!」

斬釘截鐵,仿佛一個貞烈的女子要立牌坊!我們的性生活繼續在這種時好時壞,時興奮時平淡中進行著,期間,我也會找一下大嫂用心的做上兩次,一切並沒有什麼變化。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一次她們醫學院成教考試的那幾天,妻子在當地醫學院成教繼續教育辦公室工作,邊上縣鎮的醫護人員的資格考試,繼續教育等都會到她們的辦公室報名,學習,並且參加考試,特別是考試,醫學院便會從別的地市或省市有關部門邀請過來一兩個老師幫忙監督,監考,歷年來都是如此,這幾天也是妻子最忙的幾天,白天忙著學校的事,晚上還要陪外來的老師吃飯,由於我也知道是她們整個部門的人一起陪吃陪玩,不過外來老師的住宿問題是由我妻子安排的,以前我也有好幾次聽她在我面前打電話給賓館訂房間,那家賓館也因為跟她們學校熟悉了,只要一個電話就能訂下來,我也從不去在意,其實我內心更是隱隱的希望真有什麼事情發生呢!

然後那幾天也基本回的比較晚,可是有那麼一天,我發現妻子在八點左右回來,一回到家就直接拿著換洗內衣走進衛生間直接洗刷,然後出來時換下來的內衣已經洗掉,因為原本我們的習慣都是在睡前才會洗刷,換下的衣物都是到第二天才洗,所以妻子的舉動引起了我的註意,我再回想了下,仿佛以前只要她們學校安排考試有外來老師來的時候,也出現過幾次這樣的情景,回來就躲進衛生間洗澡,然後內衣褲直接洗掉,因為上了心,我知道這裏面一定有問題了。

又隔了一日,妻子依舊是回來直接奔衛生局洗漱,中途她的電話響起,她出來接電話,我說要上個廁所,迅速進了衛生間,看到她的內衣褲剛丟在盆裏還沒來得及洗,我抓起她內褲一看,看到襠部有著一灘濕濕的印記,一絲白白的粘稠液體,我拿起來一聞,聞到了兩種味道,一種是妻子的體味,另一種只要是個男人都能聞的出來,那是精液的味道,我相信對這個氣味是沒有人會聞錯的。

那一剎那,我心裏湧起的不是委屈,不是被戴了綠帽的憤怒,而是興奮,激動,一種亢奮的情緒,哼哼,平時在我面前裝的一本正經,背地裏早已經跟別人有了一腿,但是這種氣味是沒法留作證據的,我將內褲丟回洗衣盆,直接出了衛生間,看到妻子在門口等著,見我出去了,立馬閃進去洗衣服,我淡淡的說了句:「怎麼這麼勤?不是都明天洗的嗎?」

妻子低頭搓著衣物,回答的聲音倒也聽不出什麼狀況:「順手洗了唄!」

當天晚上我要跟妻子做愛,妻子沒有拒絕,但也並不熱情,我又問往常的問題:「想不想被別的男人插?插過幾次?」

妻子一邊哼哼著一邊回答著一直重復的答案:「不想,我不願意!」

我也不多說,因為知道妻子肯定已經讓別人上過,腦子不停幻想,也便很興奮,速速的射了,當我躺下來的時候又很漫不經心的說:「如果想就告訴我,我真不介意!到時戳穿了反而不好!」

妻子大概因為理虧,依偎著我,手指撥弄我的乳頭,說:「你別多想了,我不會的!」

沒有證據,那麼我是沒法從這種談話中戳穿她的,但是一個計劃在腦中形成了!我知道他們學校給外來老師安排的賓館叫「凱越賓館」,就在她們學校附近,第二天傍晚,跟一個妻子不太熟的朋友借了車,停在賓館門口不遠處等,果然,大約在6點多,我看到妻子一個人走進了賓館大門,我迅速拿起手機照了一張,又過了一會,看到一個高個子戴眼鏡的男子也走了進去,不過我不確定是否就是這個人,畢竟我沒見過,但是看到妻子是一個人走進去的,看來他們也比較小心翼翼,我在車上又等了10分鐘左右,期間抽了根煙,想想也差不多了,就直接走進了賓館,徑直往櫃臺走去,服務小姐站起來歡迎,我直接說:「你好,醫學院給我開的房間是哪一個?請把門卡給我!」

服務員查了下告訴我:「您好先生,醫學院這次在我們這裏只開了一間房,而且已經有人入住了!」

我故意罵罵咧咧:「靠,這個醫學院也太小氣了,只給我們開了一個房間啊?行了,我知道了,請問是房號是多少?門卡也給我吧!」

「房間號碼是302,但是對不起先生,門卡已經都被拿走了,要?你自己再聯繫一下她們,問問看!」

我點了下頭,對服務員說了聲謝謝,便直接上了3樓,來到了302的門前!此刻我的心砰砰亂跳,我環顧了下左右無人,便將耳朵輕輕貼在門上偷聽!這個賓館並不是一個高級賓館,所以門的隔音不是非常好,我可以隱約聽到裏面傳來了很急促的呻吟聲,雖然低,但是我還是聽出了這肯定是老婆的呻吟,中間他們低沉的耳語著什麼,但是這個聲音就聽不到了,我退開幾步,往門下望去,一陣驚喜,原來這個門並不是完全密封的,稍微留了一點點的縫隙,我從上衣袋裏摸出一隻細細的錄音筆,輕輕的插入門的縫隙,雖然不夠深入,但是我想應該能錄的比較清晰的,在我放錄音筆的時候,我也趴在縫隙邊聽了一下,妻子的喘息很急促,隱約聽到她在說:「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啊......啊......!」

我的雞巴很不爭氣的翹了起來,真是刺激!聽著老婆在別人的插弄下這麼呻吟,比我自己幻想的更加讓我興奮!我怕會有人經過,所以只聽了一點點就站起來,往邊上走開,拿起手機撥通妻子的號碼「嘟......嘟......」

響了很久,妻子沒接,我又重新撥,又響了很多下,妻子的聲音才響起:「餵!」

大概是剛剛經受了快感高潮,妻子的聲音雖然已經壓抑了喘息,但還是能聽出有一絲的顫抖,我只問了句:「什麼時候回來啊?」

「8點左右吧!」

我看了看表,7點都還沒到,看來那個男的也挺強的,連續做了3天了,現在還要再做一個小時,起碼這個強度現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哦」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我在賓館邊側的一個小陽臺上又抽了幾根煙,大概又過了40分鐘左右,走到門口,拿起錄音筆便走了。

一到家裏,我便迫不及待的拿出錄音筆,連上音響,瞬間,妻子的呻吟和喘息聲便在房間裏響起:「啊...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就這樣頂著,好舒服!」

一個男聲也急促的喘氣著:「我馬上要出來了!」

妻子的聲音:「嗯,射進來,給我!」

男聲一聲低吼,仿佛便秘已久拉出來一樣,舒爽的吼了一聲,我的雞巴早已硬起,掏出來正要大飛機,卻沒想到他們結束了,只好作罷,看看後面他們是否還繼續。

接著聽到的是他們夾在一起的喘息,中間偶有談話「寶貝,幹你就是舒服!」

「我也是!」

「知道??每天我在家裏都等著你們來通知我到你們學校去監督,授課!」

「哼!你有這麼好?還想著來監督,代課?」

繼續閱讀
下一篇: 快遞送貨性愛經驗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