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馬主偷情

黃太太未到九點鐘就起床,她準備去搞一個漂亮的髮型,原因是她丈夫黃亞健是馬主,他名下的馬匹當日有份出賽。

兩公婆早已講好,姑勿論是否有機會拉頭馬,都要入場湊湊熱鬧。

她梳洗完畢,換過衣服,便把老公推醒,說:“老公,我現在去洗頭恤髮,你快些起身去酒樓定位啦,今日是禮拜六,要早些去‘駁’位呀﹗”

黃亞健伸伸懶腰說:“行啦﹗妳怕找不到位,問侍仔榮就可以了,再不行,可以找阿娟,如果還沒有位,那就找陳經理,擔保有位。”

黃太見他又再睡下,於是又再把老公推醒,說:“你以為那間酒樓是你開的嗎﹗就算有熟人,都要真的有位。我費事同你講,我現在去洗頭恤髮,你快點起身去定位。”

她講完,便挽起個大手袋,開門離去。

黃亞健在老婆離家不久,便迅速起身梳洗,換過衫褲,直趨街口“特區大酒樓”而去。

他去到酒樓,搭電梯上二樓,一走出門來,已見到人頭湧湧,一大堆人圍著替人客“駁”位的阿娟。

黃亞健行過去跟阿娟打個招呼,便直入大堂,他準備找陳經理。

侍仔榮一見到黃亞健入來,立即說:“早晨好,黃老板,今日滿座了。”

黃亞健說:“阿榮,你可否再替我找找﹖”

侍仔榮是特區大酒樓的部長,他知道黃亞健是馬主,又是酒樓之常客,自然不敢怠慢,馬上對女侍應肥妹鳳說:“喂,肥妹仔,幫手替黃老板找找。”

他由於有幾個熟客要過去招呼,於是叫阿鳳招呼黃亞健。

阿鳳十分醒目,她立即說:“黃老闆,早晨好,請跟我來。”

黃亞健便隨阿鳳進入酒樓裡面,在一張大圓桌坐下。

阿鳳問道:“黃老闆,你一個人來,你太太呢﹖”

黃亞健說:“她去洗頭,我先來找位,今日為甚麼那麼多人呢﹖”

阿鳳說:“禮拜六經常都是這樣的了。”

黃亞健說:“這樣好的生意,做死伙記了。”他一邊點煙,一邊望著阿鳳說。

阿鳳銷魂一笑,說:“做我們這一行,是這樣子的啦!黃老闆,開兩個位夠嗎﹖”

黃亞健搭訕說:“夠了,妳這樣忙,日做夜做,為甚麼不見做瘦了﹖”

阿鳳馬上嬌聲說:“我天生賤骨頭,不知為甚麼,卻越做越肥。”

黃亞健見她絃外有音,便說:“妳不要這樣講,怎樣都好過我那隻母老虎啦﹗她不是越做越肥,而是越吃越肥,肥到一百五十幾磅。”

阿鳳咭咭笑說:“嘩﹗你這樣講,如果被你太太聽到,一定會扭斷你的耳朵。”

黃亞健隨即吃他的豆腐說:“事實就是如此,她除了同我做之外,平日甚麼都不肯做,天天開檯打牌,妳知啦,一坐下起碼打十二圈,有時十六圈,坐得多,她的肚腩當然越來越大了。”

這時侍仔榮正好走過來,他插嘴說:“黃老闆,你同阿鳳這麼談得來,不如收她做二奶,好讓她享享福啦﹗”

阿鳳頓時與侍仔榮相對一笑,繼而說:“榮哥,你那張嘴真是的,老是拿我來開玩笑。”

侍仔榮輕佻地說:“我是幫妳找個米飯班主呀,莫非妳不想嗎﹖”

阿鳳睨了他一眼,說:“我去沖茶,不和你們講,兩個男人就正經的。”

她說完,一扭豐滿香臀,便走了開去。

侍仔榮見阿鳳離去,便說:“黃老闆,我不是和你講笑的,阿鳳還沒有男朋友,她有時落場收工,也和我們一齊打牌,她十分豪放,尤其是換去制服,身材都好標青。”

黃亞健是做大陸藥材生意,又是馬主,論身家,他雖然不是超級大富豪,但亦算是個小富豪,以他的財勢,找個二奶金屋藏嬌,能力實在有餘。

問題是:他未發跡之前,老婆甘心同他吃貧、跟他捱窮,其後發了,想想自己結婚已經十幾年,他雖然間中有與朋友去燈紅酒綠地方,同一些邪牌結其合體緣,但也僅限於“丁文食件”而已,從來未有過包二奶的念頭。

侍仔榮鑑貌辨色,他見到黃亞健似乎心動,便說:“黃老闆,阿鳳確實不錯呀﹗”

繼續閱讀
下一篇: 美麗的媽媽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