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美容

我和迎霞是護校時的密友,同一個宿舍最要好的姐妹。她家很有背景,護校畢業後直接進了開發區,幾年後就成為招商部經理,工作體面不說,錢也自然是大把大把地賺。

和迎霞相比,我可沒那麼好的運氣。畢業後勉強在一家小醫院當了護士,每天幹著打針、拿藥等重複而又單調的活、工資少得可憐。

由於工作性質相差太大,畢業後我和迎霞見面的機會很少,偶爾通通電話。

今年十一,迎霞打電話邀我到她那裡玩,說是姐妹好幾年沒見了,再一起好好玩一玩。本來不想去的。人家現在風光無限,去了只能使自己沒面子。可是迎霞再三真心邀請,看來她還沒忘記我這個當年的好姐妹,我也不好再推脫了。

自己對於迎霞的春風得意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見到她時還是嚇了我一跳。一身的名牌自然不必說,這丫頭怎麼會越長越年輕呢?她雖然和我同歲,已經27了,可是怎麼看上去比20歲剛畢業時還年輕呢?難道這丫頭吃了長生不老藥?

在一陣擁抱、打鬧之後,我們開始火熱地聊了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越活越年輕啦?不知道的還以為你18、19呢。哪像我呀,都像30歲的了。」我忍不住用忌妒的口吻說。

「別瞎說,哪有啊。」迎霞笑迷迷回答。

「別裝了,快說,有什麼絕招吧?」

「沒有啊。對了,阿娟,你美容嗎?」迎霞沒正面回答反而問我。

「我哪有錢美容啊。噢,你不會是因為美容才這麼顯年輕的吧?」

迎霞笑而不答。

「不會吧?美容能有這麼好的效果?」我真的有點不相信。

「一會兒吃完飯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美容吧。現在哪有女人不美容的。」迎霞有點神秘地說。

「好,有人請客,當然願意啦。」

吃完晚飯,迎霞開車把我帶到這座繁華的大城市靠近郊區的地帶,那附近好象有幾所大學。地點雖然不是很繁華,可是有一家叫麗人會館的美容院卻非常氣派。院子裡停了很多的高級轎車。

迎霞告訴我:來這裡做美容的大多都是成功女士。因為這裡的美容效果出奇的好,而且男服務生幾乎全是20歲左右的在校大學生,個個陽光帥氣。來這裡即使不美容,轉一轉也是美的享受。

聽迎霞這樣說,我用拳頭在她背上輕輕了捶一下,「你這丫頭,就知道不想好事。」

我們說笑著往裡走,那大門口的「男士止步」的大牌子很醒目。

進了門,一位漂亮的小姐迎上來,微笑著向迎霞打招呼:「迎霞小姐,您來了。先到這邊休息一下吧。」看樣子迎霞是經常光顧這裡了,服務小姐對她都這麼熟悉。

我們隨服務小姐來到一個小包間,坐下。「您二位今天是標準膜啊還是原生態?」小姐給我們邊沏茶邊問。

什麼「原生態」,什麼「標準膜」?我都聽糊塗了。因為怕那小姐笑話自己沒見識,我也不好意思問。

「嗯,當然原生態啦。要挑兩個帥的啊。」迎霞很在行地說。

什麼?還要挑兩個帥的,什麼意思呢?我更迷惑了。

「您就放心吧,一會我把美容品的照片拿來,你們自己挑好了。您先用茶,請稍等。」小姐說著就退了出去。

繼續閱讀
下一篇: 美麗的女老闆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