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 注册 /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

爸爸和哥哥一起幹了我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一只用在我的兩腿之間亂摸。我睜開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哥哥那張英俊的面孔。

「哥,快出去……小心被爸媽看見!」我緊張地說,把哥哥伸到我兩腿之間的那只手推開。哥哥嘻嘻一笑,小聲說:「放心吧……他們早就出門去了。」說完,哥哥又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我的陰部。

「哥……你好壞哦!」

我低聲說,閉上雙眼任由哥哥撫摸我的身子。哥哥一面吻著我一面把手伸到我的內褲里面輕輕撫弄我的陰毛和陰蒂,然后把手指伸進我的陰道內緩緩地抽動起來。在哥哥的挑逗下我漸漸感到渾身燥熱,陰道內就像有千萬只螞蟻爬動似的又麻又癢。我睜開雙眼看著哥哥,不好意思地說:「哥……別……別弄了……好癢哦………」

「小妹,是不是……想哥哥用大雞巴干你的騷穴啊?」哥哥把手從我的內褲里抽出來,用激動的目光看著我說。我點了點頭把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用饑渴的目光看著哥哥。哥哥立即脫掉我的內褲,接著像剝水果皮一樣熟練地除掉我上身的襯衣和乳罩,一下子把我從床上抱起來。

「小妹,閉上眼睛……哥帶你到一個好地方。」哥哥用發紅的眼睛看著我說。

我順從地閉上雙眼,伸出雙臂緊緊摟著哥哥的脖子,心里卻砰砰砰地跳個不停。

哥哥抱著我大步走出我的臥室,我把臉緊貼在哥哥的胸膛上,在哥哥快步行進中我感到腦子里一陣玄暈,那種感覺就像騰雲駕霧一樣舒服。

沒多久哥哥停下了腳步,我慢慢睜開眼睛發現哥哥竟然抱著我站在爸爸媽媽那張寬大的席夢思床前!

「小妹……哥哥……在爸爸媽媽的床上干你……好不好?」哥哥用激動得發顫的聲音說。

我的心強烈地激蕩起來,天啊……哥哥竟然要在爸爸媽媽的床上和我性交,而在我的心目中爸爸媽媽的床又是那樣的神聖。當哥哥把我放在爸爸媽媽那張寬大而又松軟的床上的時候,我感到又緊張又激動得,我的身子也因為過度的激動而顫抖起來。

哥哥把他身上那條黑色內褲脫下來小心地墊在我的屁股下面,然后赤條條地跳上床來猛地撲在我身上!

「小妹……幫……幫哥哥一下………」哥哥一面吻著我一面說。我連忙把手伸到我的下體,一手握住哥哥那根硬梆梆的陰莖一手掰開自己的大陰唇把哥哥那雞蛋般大小的龜頭塞進自己的陰道口。哥哥激動得渾身發抖,喘著粗氣說:「小妹……你……真好……哥哥……要干死你!」說話間,哥哥猛地一挺腰部把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全部插進我的陰道內!

「哦……哥哥!。」我激動地叫起來,伸出雙臂緊緊摟住哥哥的脖子。哥哥雙手捧著我的臉用他那灼熱的嘴唇堵住我的口不停地吻我,吻得我透不過氣來。

在熱烈的親吻中,哥哥像發情的公牛一樣猛烈地聳動起來,飛快地抽動著他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同我性交。哥哥的陰莖在我的陰道內飛快地來回滑動著,不斷地和我的陰道內壁相摩擦。在哥哥那根大雞巴的不斷摩擦之下我的陰部越來越熱,那種性交時特有的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覺就像電流一樣從我的陰部傳遍我的全身,這種強烈的快感使我情不自禁地左右搖晃著腦袋大聲呻吟起來。

我今年只有十四歲,原本是一個美麗而又純潔的女孩,也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初中生。我和其他同齡的少女一樣對未來充滿著憧景,充滿著美好而又純真的希望。但是,一個月前那個不堪回首的夜晚哥哥使我那些美好的憧景和希望就像肥皂泡一樣徹底地破滅了。

那天是我的十四歲生日,爸爸媽媽正好有事不在家中,放學后哥哥約了他的兩個好朋友阿健和阿偉來我家為我慶祝生日。由于阿健和阿偉以前常來我家玩耍,所以我對他們和哥哥連一點戒心都沒有。沒想到在吃晚飯的時候他們在我喝的啤酒中放了大量的安眠藥,在我昏睡中哥哥當著阿健和阿偉的面奸淫我,然后阿健和阿偉又當著哥哥的面輪流著和我發生了性關系。從那以后我就陷入了和哥哥亂倫的漩渦之中而不能自拔,只要一有機會和就會和哥哥瘋狂地做愛,而我也在和哥哥一次次的做愛中由一個純真的少女漸漸變成了一個淫娃。

我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和哥哥做愛了,但像這樣在爸爸媽媽的床上和哥哥做愛卻還是第一次。我看得出哥哥也因為是在爸爸媽媽的床上和我做愛而顯得特別激動,我和哥哥的整個身心都沈迷在愛的海洋里,完全忘記了被爸爸和媽媽發現的危險。

「砰!」的一聲響起,臥室的門被踢開,爸爸像一尊發怒的天神一樣站在門口。哥哥就像受到雷擊一樣渾身一抖,我把哥哥從我身上推下來,由于我的衣服被哥哥脫在我的臥室里,此時的我竟然連一件遮羞的東西也沒有。慌亂中我抓起一塊枕頭遮住自己的身子,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躲起來。

「你……你竟然……竟然和自己的妹妹干這種事!」爸爸沖到床前抽下腰間的皮帶,一面抽打哥哥一面怒吼。哥哥抱著頭跪在床上,一動不動地任由爸爸抽打。

我用驚恐的目光看著暴怒中的爸爸和一聲不吭的哥哥,感到爸爸的皮帶就像抽在自己心上一樣的難受。在一陣啪啪啪的響聲中,我的心一陣陣地緊縮。終于,我實在忍受不住了,下床去跪在爸爸面前抱著爸爸的大腿哭著說:「爸……求您別……別打哥哥了……是……是我自己自願的……您要打……就打我吧!」爸爸的手停了下來,皮帶高高舉在空中沒有再往下打。

爸爸低下頭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哥哥背上那幾道紅紅的傷痕,眼中的怒火漸漸息滅了,代之而起的是心疼和悔意。

「飛兒,去穿好衣服……呆會兒爸爸帶你去看醫生。」爸爸扔掉手中的皮帶對哥哥說。哥哥如獲大赦,低著頭下床去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一樣跑出臥室。

哥哥走后臥室里只剩下我和爸爸兩人,我又羞又怕低下頭來不敢看爸爸一眼,心里砰砰砰地跳個不停。就在這時爸爸把我拉起來,用他那健壯有力的雙臂把我緊緊摟在懷里。

「秀芸,是爸爸不好……爸爸沒有注意到你和小飛……都……都長大了…… …」

爸爸一面說著一面用手撫摸我的背脊。我把頭埋在爸爸胸前,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吭聲。漸漸地,爸爸的大手順著我的背脊慢慢往下滑動,一直滑到我的腚部不停地撫摸我那渾圓而又光滑的屁股。我擡起頭來吃驚地看著爸爸,發現爸爸滿臉通紅不停地喘著粗氣。

「秀芸……想不想試試……爸爸的大雞巴?」爸爸喘著氣說,說話間他猛然把他的大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

我渾身一顫羞得滿臉通紅,用羞澀的目光看著爸爸不知怎樣回答才好。爸爸哈哈一笑放開我脫掉身上的體恤衫,伸出手來輕輕撫摸我的臉蛋,一邊摸一邊用命令的語氣說:「寶貝……幫爸爸……把褲子脫掉!」

我只好重新在爸爸面前跪下來,用顫抖的雙手脫下爸爸的西式短褲。爸爸的西式短褲下面穿著的是一條淺灰色內褲,這條淺灰色內褲被爸爸兩腿之間一根硬梆梆的棍狀物高高地頂起來,看起來就像在爸爸的兩腿之間撐起的一頂小帳蓬。

繼續閱讀
下一篇: 與林佩瑤的一夜情

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